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 首页> 新闻中心
穿越一个甲子来看您——古稀老人寻访恩师记

来源:吴报全媒体记者 发布时间:2017/12/21 作者:陈晓思思 阅读次数:1609

收藏

初冬的冷雨,下了一整天。

12月15日,平望老人梁建清带着曾经的小学同学沈文泉、周文华来到当时的老师许勇争位于盛泽绿杨新村家中拜访。已是86岁高龄的许勇争看到这些都年逾古稀的学生突然造访探望,心里激动得很,一一和他们握手。

“许老师是我的恩师,我找了他几十年,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梁建清的话,揭开了一段结缘于上世纪50年代的师生情。

“一滴水,尚思源,一粒米,报涌泉”

“梁独头”跪拜恩师

今年72岁的梁建清,平望镇原平化乡人。他还没等坐定,就开始回忆1952年与许勇争相遇的情景。

“那年我6岁,有一天正在田间割草,许老师开完会路过看到我,问我叫啥名字,我说叫‘独头’。他又问我,想不想读书?我说想。他说,你来上学吧,不收学费和书费。”就这样,父亲亡故、母亲改嫁了的“梁独头”就到了许勇争参与开办的九曲村小学里上学。这是平化乡第一所学校。

“我上学后,许老师知道我家中贫困,叫我和他一起,同吃、同住、同睡。”梁建清这辈子就上了5年学,只有许勇争一位老师。就是在和老师同吃住的这些日子里,梁建清重新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寒冬里,许勇争为他缝补衣服,新年给他添置新衣,让他吃饱穿暖,度过困难时期。

“当时我患了疥疮,同学都嫌弃,但许老师不但不嫌弃,还帮我治病,用油膏拌硫磺治疗,最终把我的‘瘌痢头’治好,后来再也没有发病。”闭着眼睛沉浸在回忆里的梁建清讲到此处,已经几次哽咽。

突然,他从凳子上踉跄下来,要给坐在对面的许勇争跪拜叩谢。见此情况,众人纷纷上前搀扶,生怕老人摔倒。“许老师真是我的大恩人,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一定要当面谢恩!”与恩师分别了50多年,梁建清曾经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当面谢恩。

梁建清说在平望教师队伍中几番打听都没问到许勇争的住址。前往盛泽寻找拜访,发现地址错误。可能是老天也被感动了,梁建清在寻找中碰巧遇了许勇争的同学周松良,这才找到恩师准确住址。

12月6日,梁建清用颤抖的手敲开了恩师的家门。许勇争的儿媳庄国芳看到两人的会面场景,“真的是热泪满面,抱头痛哭啊。”

“我从小就叫‘独头’,没有名字的。许老师还给我取了的名字,就是我现在身份证上的名字。”梁建清接着说,还掏出身份证和几张塑封好的照片,递到许勇争面前。

“这张是我20岁照相馆里拍的照片,这张是我结婚时拍的,喏,我把结婚证也带来了。”梁建清很是激动,他想要把自己一生中经历的所有重要时刻,都和恩师一一“汇报”。这一次,梁建清还特意带来了12月6日他与许勇争的合影照片,“恩师,这辈子能再见到你,当面磕头谢恩,我此生无憾了。”梁建请最后这样说。

图为许勇争(右二)与梁建清(右一)、周文华(左一)、沈文泉(左二)在一起回忆老照片背后的故事。(陈晓思思摄)

“老师是人生的明灯,是精神的向导”

珍藏44年的手写书信

与梁建清同来拜访探望的,都是当时许勇争在平望九曲村小学任教时的学生。“沈文泉,是当时学习较好的学生。有印象有印象。”许勇争慈祥地微笑着。

聊到当年的师生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沈文泉边说边从包里拿出几张叠好的信纸,“许老师,您可能已经不记得了,44年前您给我写了一份便信,托人转交给我。虽然之后再没有见过您,但这封信我珍藏到现在。”

小心翼翼铺开已经泛黄破碎的信纸,沈文泉坐到许勇争旁边和他分享这封珍贵的书信。“文泉同志……读了你的手书,觉得你进步很快,文笔秀丽、中心突出……你对自己要求是较严的,能正确处理政治与生产的关系,家庭与集体的关系……平望、盛泽是兄弟邻镇,望你今后多加友谊访问,正是你说的,有原来的师生感情,进一步发展为同志的情谊……”许勇争低头拿着信,一字一句地读了起来。

许勇争看信不用带眼镜,耳聪目明,说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他念完自己写给学生的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是我写的,这笔迹是我的。”他还补充,那个年代里,说话写信的语气都和现在不一样。

信中,许勇争不仅回应了学生来信的内容,还亦师亦友地介绍了自己的家庭、生活和工作情况。文字之中流露着真诚质朴的情感。

“我和许老师年纪相差12岁,许老师给我写这封信时,已经调去盛泽工作多年,是3个孩子的父亲了,我也已经30多岁,当时在联农村小队里当会计。”沈文泉介绍着这封信的背景。他深情地说:“许老师是我人生的启蒙老师,也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他的精神始终是我人生的指引。”

“老师不仅教我们知识,还教我们做人”

幼小心灵里播种正能量

“50年代的农村,女孩子能有机会去上学,是不多的,我和妹妹,当时就一起在许老师班上读书。说起来,我们姐妹俩的名字也是许老师取的。”周文华总结对许勇争的印象说,“许老师不仅教我们知识,还教我们做人。”

那时的九曲村小学,与许勇争同期任教的还有一位姓张的老师,因患小儿麻痹症双腿残疾,只能靠拄拐杖行走。“那时我们经常能在学校里看到许老师给‘瘸腿老师’烧饭、洗脚、倒水的场景。”周文华说,那时的学校条件简陋,几间两厢茅房,老师吃住都在学校里,学生年龄也是参差不齐,一个老师要带几个复式班。尽管过去几十年,周文华回想起那艰苦岁月里学校的场景,依旧觉得温馨。

三个学生轮流回忆了孩童时代和老师的往事,不止一遍地称赞许勇争为人师表,不仅对学生认真负责,更是用善心对待身边每一个人。

“我已经是一个80多岁的高龄老人了,碰到同样是高龄老人的学生突然来拜访,感到既陌生又熟悉。”学生们的话,把许勇争拉进了回忆思绪里。“我来说两句啊,”他像当年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一样,发表了一番感言:“这次三位同学一同来拜访我,说的很多话都触动到我的心弦。他们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批学生,而我留给他们的,是作为一个人民教师应有的,对学生火热的心。”

许勇争用“生根开花”来形容学生们的感恩。“别人都叫梁建清‘梁独头’,我觉得他一点都不‘独’(傻)。我有幸在他们幼年的心中播下这么一颗种子,到今天开花结果。知恩感恩是一个人的正能量。”

“这样的‘生根开花’对我是一种鼓励,也让我感到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幸福。他们那时小小的年纪,我只是做了教师应该做的事情,他都能够记得,还知道感恩,让我也看到自己的初心。”许勇争联想到近几年党中央一直号召大家“不忘初心”,他觉得这些学生的来访,让他带着初心,重温了自己火热的青春岁月。

“一个人,不管多大年纪,自始至终要牢记人生的初心。” 许勇争话音未落,学生们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上一篇:招行亲子银行卡让孩子从小“当家”
下一篇:实施各项降费政策 清理规范涉企收费 ——《关于促进全区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意见》解读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