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 首页> 新闻中心
钩沉│震泽施家:一个江南望族的百年记忆

来源:吴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4/2 作者: 沈振亚 袁灿兴 阅读次数:1623

收藏

晚晴民国时期杰出的外交家施肇基在回忆录中这样描述震泽:“居苏浙边界,太湖之滨,土壤肥沃,气候温和,盛产稻米丝茶,民间夙称富裕。”

震泽物产富饶,人文荟萃,施家在清顺治年间自浙江钱塘迁徙至此后,世代经营丝业,又以文章而入仕。至近代上海开埠,施家族人即有前往上海,从事丝绸贸易者。

在中国近代史上,震泽施家参与了诸多重要事件,中国红十字会创建、伊藤博文被刺案调处、参加巴黎和谈和华盛顿会议、毅然投身于抗日战争乃至参与《联合国宪章》的制定……施善昌、施则敬、施肇曾、施肇基、施思明等施家杰出代表,活跃和沉潜在近代史的脉络中,这个江南望族,也由此而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为后人所铭记。

代有阴德,绳武不替

震泽施家义声闻天下

施家第七十九世施景熊,有六子,长子善昌,次子善继,三字善荣,四子善庆,五子善增,六子善升。六子学业,均由善熊亲自教育。众子之中,施善增(号静庵)在乡负责收集转运丝绸,施善昌(字少钦)则在上海与洋商直接进行贸易,当时人称之为“丝通事”。在与西方商人的交往之中,施家开拓了视野,接触了新鲜事务,震泽施家也成为中国第一批踏出国门,接受西方教育的群体。

QQ截图20180328110817.jpg

施善昌

施氏家族,“代有阴德,绳武不替”。施景熊在地方上推行善举、义赈、义学,严教子女,敦行积学,被封为“光禄大夫”,并建坊纪念。长子施善昌走南闯北,从事贸易的同时,一直热心于义赈事业。1849年全国各地遭遇大水灾,遍地灾民。施善昌暂停在上海的丝业生意,率施门子弟,行于苏、浙、皖、湘各灾区,倾囊救助,使无数灾民免于沦为饿殍。

光绪初年,中国北方发生严重旱灾。此次旱灾从光绪二年(1876)持续到光绪五年(1879),故称“丁戊奇荒”,饿死人数在一千万以上。施善昌积极联络江南地方绅商,募集财物,购置粮食,进行赈济灾民工作。施善昌的义举,正如其名一般,施善行、昌善举。

QQ截图20180328111010.jpg

施则敬

晚晴名流陈宝琛在《吴江施氏义庄记》中写道:“吴江施丈少钦奔走赈事,义声闻天下,自后各省遇灾赈必属丈,且及其子。”这里的其子,即施善昌的儿子施则敬(号子英)。施善昌生有五子,第四子施则敬参加科举时,以浙江钱塘籍登科。清末及民国,凡介绍施家兄弟时,多云系浙江钱塘。钱塘只是施则敬、施肇曾等人的仕籍,祖籍仍是吴江震泽镇。之所以如此,因为施则敬、施肇曾等,自幼随先辈赴浙江办理善举,在浙江有年,遂用钱塘籍考入县学,“嗣后子姓或应科举或隶仕版,相沿弗改”。

施善昌在上海北市盆汤弄创办了丝业会馆,拓展了业务,对于震泽,他也是充满了感情。光绪八年,震泽遭遇天灾,秋收锐减。到了来年三四月间,冷暖失调,又导致蚕农收入减少,地方民众,十室九空。施善昌联系自家兄弟及震泽同乡,以丝业会馆为基地,力倡善举,“拟拣极贫之家,每人口借米一斗,小口减半。附近数十里之周,今日泒友已至乡间清查户口,大约需米四五千石可以敷衍。”盛泽本地筹集到了所需的一半资金,另一半则由施善昌在沪募集。到了阴历八月,赈灾款项筹好后,由施善昌亲赴震泽,进行救济工作。

光绪九年,上海六马路仁济善堂,邀请施善昌来主持工作。在施善昌的运作下,善堂广结善缘,凡义塾、恤嫠、赡老、施粥给药及惜字、育婴等各种善举,无不次第兴办,规模日益宏大。对各省遭遇的水旱灾情,善堂常年募集款项,赈济无数灾民。

在随父亲赈灾的过程中,施则敬结识了权倾朝野的李鸿章,并为李所赏识。光绪十六年(1890),北方永定河决口,导致直隶大水,灾区连绵千里,灾民不计其数,李鸿章请施则敬至直隶帮助工作。施则敬废寝忘食,全力投入,将赈灾及堵筑永定河决口的工作办得有条不紊。施则敬在全国各地办理抗洪救灾工作,曾九次被朝廷嘉奖。

光绪二十二年三月二十四日,施善昌在上海去世,临终之前仍在办理各省灾民赈捐工作。举办葬礼时,“亲友之执绋以送者,尤不可数计,诚盛矣哉”。

清末外交舞台上的施家兄弟

妥善处理伊藤博文被刺案

QQ截图20180328111019.jpg

施肇曾

施善增长子施肇曾(号省之)身上,兼具了中西教育的烙印。他在圣约翰书院读过书,又是国学生。他随大伯父施善昌在全国各地进行赈灾,光绪十七年,施肇曾在直隶救灾得到李鸿章推荐。光绪十九年,因为在山西赈济灾荒有功,议叙花翎同知县衔。

《笠泽施氏支谱》中记录,光绪二十年,经过杨儒奏请,将施肇曾调往美国,出任驻美使署随员兼支应,不久担任驻纽约正领事官。光绪二十三年五月,施肇曾回国,一度担任湖北汉阳铁厂提调,兼办京汉铁路工程。此时盛宣怀经办汉阳铁厂,他与施家有姻亲关系,知道施肇曾的能力,就将他调来帮忙。施肇曾就任后,提升了汉阳铁厂所产铁的质量,解决了用煤的问题,深得盛宣怀信任。

盛宣怀担任铁路大臣后,任命他施肇曾为沪宁铁路总办。当时沪宁铁路由英国人二人,中国人二人,加上一名英国籍工程师共同管理,实际上处于英国的操控之下。中方意识到,必须挑选精通业务,熟练掌握英语的人员,才能与英方进行交涉,维护中方权益。最终,精通英文,熟谙工程的施肇曾被任命为沪宁铁路总办。

施肇曾身上,既有西方新式教育的熏陶,更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可以说,他是兼具新旧的人物,乃至旧式思维影响他更大。其弟施肇基(号植之)则不同,不论是教育路径,还是后来的人生,他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光绪三年(1877),施肇基出生于震泽。受乃兄影响,施肇基于光绪十二年(1886),至南京江宁府立同文馆学习英文、法文。据施肇基自称,南京的湿气太重,他患上了湿气病,一年之后改到上海,投奔圣约翰书院。

施肇基在圣约翰书院读书三年,打下了外语基础。光绪十九年(1893),清廷派遣杨儒为出使美日秘国大臣(日,指西班牙,非指日本),第一年驻美,第二年驻西班牙,第三年驻秘鲁,施肇基随行担任翻译学生。同年八月,抵达美国,此时他不过十六岁。

QQ截图20180328111537.jpg

施肇基1901年就读康奈尔大学时摄影

光绪二十三年(1897),施肇基辞职,前往康奈尔大学文学院就读,乃是中国学生在该校就读的第一人。选择康奈尔,因为该校学术气氛浓,思想新颖,且费用较低。光绪二十五年(1899),施肇曾前往荷兰海牙,作为翻译,参与了海牙国际和平会议。海牙和会在近代世界史上极为重要,此次会议形成了系列国际公约,奠定了后日国联的雏形。1900年,施肇基谢绝了杨儒的挽留,返回美国继续学业,两人不欢而散。就这一年的经历,施肇基没有什么记述,后来胡适、夏晋麟等聊起施肇基回忆录中的此段空白时,都深以为憾。施肇基返回美国后,继续学业,次年从康奈尔毕业归国。

QQ截图20180328112032.jpg

施肇基早年回忆录封面

施肇基回国时,堂兄施肇承,正在招商局汉口分局担任会办,将他推荐给了湖北巡抚端方。端方面试时,随口问施肇基,船舢板两旁的铁条,英文是什么?施肇基立刻回答:“davit。”端方对他大为欣赏,任命他为洋务文案。1902年,端方派遣儿子与首批湖北籍官费生去美国留学,由施肇基带队。

从清末至民国初年,施家子弟有十余人赴美国留学,此外还从上海、南京、武汉等地,选拔数百名优秀学生去欧美留学。顾维钧是施家三兄弟(第八十二世炳元、赞元、厚元)在圣约翰的同学,经过三兄弟动员,于1902年赴美留学,在美国得到施肇基照顾。

1903年,施肇基回国后,至北京结识徐世昌、唐绍仪等政治人物,奠定了他日后发展的基础。是年冬,施肇基率第二批湖北籍公费生赴美,至1904年归国。

施肇基再回武昌时,端方已调任湖南巡抚,经过张之洞面试,担任了湖广总督洋务文案。在张之洞身边不过一年,清廷有五大臣出国考察宪政之举,五大臣之一徐世昌特将施肇基招来同行。不想五大臣出发时遇刺,最后仅端方、戴鸿慈二人出国考察。端方也邀请施肇基同行,施肇基答应下来。

QQ截图20180328112121.jpg

左:施肇基在华盛顿中心中学穿军制服摄;右:施肇基任清政府驻美使馆翻译生时摄

施肇基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外交官,从在美国担任翻译学生,到参与海牙保和会,再到五大臣出国考察,他经历了清末外交中的诸多重大事件。宪政考察团归国后,施肇基在上海小住了些时日。1906年,清政府设立邮传部,将铁道业务合并入。唐绍仪主持该部,推荐施肇基担任右参议,兼京汉铁路总办。在京汉铁路任上,因为触动到地方利益,施肇基被御史弹劾。慈禧太后临朝时,对军机大臣道:“该员既不孚众望,可即换了。”

1908年,唐绍仪担任奉天巡抚,因为要处理外交事务,就将施肇基调任滨江关道。滨江关道是个肥差,每月各种收入能有上万两。施肇基就任后,取消了陋规,规定关道薪俸每月二千两,公费二千两,同时整顿关道收据,杜绝中饱私囊。此时东三省地方治安混乱,土匪出没,施肇基购买枪械,训练卫兵,先后正法了盗匪百余人,秩序稍得安定。

在关道任上,施肇基经历了伊藤博文被刺案。1909年,伊藤博文前往哈尔滨,与俄国财政大臣会商共同抵制美国的东三省铁路中立计划。施肇基得到伊藤博文到站日期后,派了一队卫兵前去迎接,俄国方面也派了仪仗队。伊藤博文下车后,施肇基与他握手寒暄,陪同他检阅了中方仪仗队。检阅好中方仪仗队后,在俄国领事陪同下,检阅俄国仪仗队。此时欢迎人群中走出一人,以枪连击伊藤博文,随后此人被俄国士兵擒住,刺客即高丽义士安重根。

刺杀案后,施肇基立刻去电报局布置,此日电报,只许收,不许发,同时电告外务部,在此案调查清楚之前,不得发表任何文件。有人追问此事,政府不可有“保护不周”等词语。经过调查,此案与中方无任何关系,施肇基方才解除电报禁令。而安重根的口供,也表明此事与中方并无任何关系,日方最终也无抗议。

这一年,施肇基只有32岁。

施肇基到东北任职时,东北爆发鼠疫,蔓延至哈尔滨。经过施肇基推荐,伍连德(马来西亚华侨)前往哈尔滨,进行了救济工作。此次鼠疫之后,1911年1月,施肇基向清廷建议,召开一次国际研讨会,邀请各国传染病专家来华考察鼠疫,提供防治方法。是年4月,来自11个国家的专家参加会议,代表中方与会的有锡良、施肇基、伍连德等,这是在华召开的第一次国际性会议。1911年,施肇基以外务部左丞,担任出使美日秘国大臣,未及赴任,即改元民国。

沿门托钵,四出劝募

参与创办中国红十字会

QQ截图20180328111852.jpg

施肇基题字人格至上

就在施肇基参加海牙保和会,签署系列国际公约之后,国内的施则敬也做了一番努力,推动了中国红十字事业的发端。

在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中,上海绅商组织曾组织救济善会,在北京进行救济伤病工作。随后在盛宣怀、施则敬等人的发起下,上海各界绅商又创办济急善会。救济善会与济急善会,在创办时就效法国际红十字会,具有红十字会的性质,在当时也为各国所尊重。但这些团体只是沪上地方绅商为应急而设,具有地域性,且事毕即解散。在这些慈善组织的创办与实践过程中,施则敬亲身体验到了西方慈善与中国传统慈善的不同,也对红十字会的运作有所了解。

1904年2月8日,日俄战争爆发。东三省同胞惨遭兵燹,“援手无从,呼天奠应”。清政府本希望自己创办红十字会,借助其中立地位而在日俄战争中开展救济工作,但中国却一直未曾加入《日内瓦公约》,就是创办了红十字会,此时也难获取交战国认可。无奈之下,只能先以国际合办的方式,以急东北战地救济工作之需。故而清政府授意在上海的商约大臣吕海寰、工部左侍郎盛宣怀、会办电政大臣吴重熹等,“转商寓沪英、法、德、美各官商,合办红十字会”。

3月3日,在施则敬邀请之下,沪上各界绅商济济一堂,共议筹组东三省红十字普济善会,会上议定草创章程三十三条。随后经沈敦和与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发起,由吕海寰、盛宣怀、施则敬等约集上海官绅与英、法、德、美等国驻沪机构代表商议,经他们同意之后,由五国合办红十字会,名曰“上海万国红十字会”。

施则敬长期担任红十字会会计董事一职,不但自己捐助,也积极奔走,以其影响力为红十字会募捐,使中国红十字会得以有财力开展工作。中国红十字会在《申报》上刊登的感谢信中所言:“本会常议员施子英君迭募巨款,沿门托钵,四出劝募,不厌不倦。特登报端,以扬仁风。”鉴于施则敬在上海万国红十字会所立下的功绩,清政府奖施则敬佩戴一等金质勋章。

坐镇陇海铁路十年

被袁世凯挪用两千余万路款

QQ截图20180328112528.jpg

辛亥革命爆发后,起义军攻克武昌,对汉阳、汉口发动攻势。作为京汉铁路南局会办的施肇曾,此时正在北京。得到武昌起义的消息后,他立刻与盛春颐(盛宣怀之侄)一起乘火车返回汉口。1911年10月13日上午,施肇曾抵达汉口刘家庙火车站。施肇曾站在清政府立场上,下令将所有火车头调集北上,使革命军无火车可用,同时为清军办理粮务。

革命军政府知照施肇曾,将京汉铁路南局一切款项预备呈交,并命他将所有现款,不得动用分毫,以备接收,他置之不理。当京汉铁路南局被革命军攻下后,他狼狈坐船逃亡上海。在上海,他联络盛宣怀、瑞澄等人,筹集款项,资助北军。对于他的表现,革命军很是愤怒,痛斥他为汉奸,只是他躲进了租界,也奈何他不得。

民国元年,施肇曾再度出马。是年11月,他受命督办陇秦豫海铁路(简称陇海铁路)事宜,兼会办同成铁路事宜。陇海铁路,东至江苏海州,西至甘肃兰州,全长四千余公里,途经甘肃、陕西、河南、安徽、江苏等省,横贯中国东西。1912年9月,中国与比利时国有铁路电车公司签订了陇海铁路借款合同。借款合同中规定,中国政府可以派遣一人,代表中国政府督办陇海铁路事务。

施肇曾上任之后,大力任用中国人员,排斥西方人员,以求将铁路权掌握在中国手中。为此他派人到北京、上海、武汉等处大量招收实习生,培养可用人才。铁路开工之后,借款事宜也由施肇曾全盘负责。一战爆发后,比利时被德国占领,陇海铁路第二批贷款断绝。为了募集款项,施肇曾通过交通部发行铁路公债,为此他亲赴上海,劝工商业购买公债。得益于公债的发行,1916年,陇海铁路观音堂(位于河南省陕县境内)至徐州段通车。火车开通后,陇海铁路西延至此,火车站每年吞吐货物几十万吨,铁路沿线出现了大批商铺,呈现出繁荣景象。西运货物到了观音堂车站后,从此下车,或装马车,或绑骆驼,再转运西北,而进一步延伸线路在当时十分迫切。

由于款项匮乏,工程又停滞了四年之久。此期间,施肇曾一直在努力筹集款项。1917年10月,施肇曾在京沪等处,邀集工商业巨头,拟筹款二百五十万,建立一商业银行,以解决资金问题,只是未能建成。

在陇海线上,从洛阳至潼关一线的铁路,系清末时河南地方士绅筹款自建。从清末至民国,此段二百余公里的铁路,经过艰辛努力,只建成了一部分。1912年9月,在与比利时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时,曾约定要将此段铁路收归国有。因为河南士绅的反对,国有化的企图暂时未能得逞。到了1913年,施肇曾通过收购铁路股票,逐渐控制了洛潼铁路的股权,最终收归国有。

1919年,为了加快工程进度,施肇曾试图将洛潼铁路西段部分外包出去。当时有消息称,此段铁路将被日本公司承包。消息传出后,并未引起什么反应。到了6月28日,将山东权益出让给日本的《凡尔赛和约》签订后,国内民族情绪暴涨,此段铁路也成为了焦点。河南全省舆论汹汹,质问此段铁路是否被承包给日本。河南省议会致函北京政府,声称如果已被日本人承包了,请必须取消,否则将誓死反抗云云。

此时施肇曾正在北戴河养病,得到消息后,立刻电告河南督军赵倜,解释详细情况。自从欧战爆发后,比利时借款中断,不得不从国内募集公债,此后工程有所进展。如果进一步拓展西线路段,则水陆衔接之后,商路拓宽,铁路收入也可增加。欧洲虽然和议告成,但一时难以募集款项,不得不改行垫款包工办法。预备将陜县以西百里之间路段,包给中国资本家,由其垫款建设,所垫之款,待欧洲借款到位之后再归还。中国资本家却非工程方面的专家,故而又准备再次外包,雇佣日本工程师监督工程。至于外包给中国资本家,然后雇佣日本工程师之类,也只是处于商议阶段,还未推行,报纸舆论言过其实。到了8月,施肇曾再次澄清:“已令工程师凡招工承包,勿以外人外资加入,即亟需开工亦可暂勿招人承办,以息流言。”

虽然此事是一场流言,但当时国会议员之中,有很多对他不满者。陇海铁路第一次贷款,合计银元四千四百余万,仅修成二百七十六公里。有议员认为,大量款项被施肇曾侵吞,应对其严查。在8月19日的国会议会议事中,通过了追究施肇曾的提案,最后不了了之,施肇曾继续坐镇陇海铁路。

1919年底,施肇曾亲赴比利时,催促第二批借款。此时比利时国内刚刚经过战火,破坏严重,现金匮乏,比国政府严令不准资金出国,很难提供大量贷款。不得已之下,他选择了与荷兰资本家接洽借款。在比利时公司同意出让部分借款权之后,施肇曾与比利时、荷兰两国公司,重新订约借款合同。贷款到手后,陇海铁路工程开展,1920年11月,观音堂至陕县段开工,于1924年5月建成通车。

1922年9月,施肇曾突然辞去陇海铁路督办职务。施肇曾在陇海铁路十年,投入了巨大精力,也有着雄大抱负。他希望能在海州兴建海港,联通内陆。铁路建设、港口测量,此年也在紧张进行之中。施肇曾突然辞职,让当时舆论猜测不已。从心理上而言,施肇曾在陇海铁路多年,费尽心力,筹集款项,却面临各种压力和指控,已是筋疲力尽。且修路款项之中,很大部分被政府抽走,如袁世凯就挪用了两千余万路款,他也不能抵抗。心理上的倦怠,使他下定决心辞职。

施肇曾辞职之后,隐居上海,在礼佛的同时,积极从事慈善事业,为震泽地方引入各种资源,改善地方民生。

拒签《巴黎和约》

华盛顿会议收回山东大部分权益

1905年,施肇基结婚,妻子是唐绍仪的侄女唐钰华,由于唐绍仪的提携,他在仕途上相对顺畅。进入民国后,唐绍仪担任国务总理。1912年4月,施肇基被任命为交通总长。施肇基上任后,交通部的很多老官僚,不受他节制,号令不行。到了6月,施肇基呈请辞职。

1913年,施肇基担任袁世凯的翻译兼总统礼宾官。英国公使约翰·乔丹爵士,建议袁世凯将施肇基这样的年轻人,派遣到国外去从事外交。袁世凯采纳了建议,1914年,施肇基被委派为中国驻伦敦公使。施家一行从天津出发,前往上海,然后坐船出洋。

QQ截图20180328112747.jpg

驻英公使施肇基

1914年12月8日,施肇基抵达伦敦。中国驻英公使馆是一座很大的建筑,具有英国传统建筑的富丽堂皇。1896年孙中山在伦敦被绑架后,曾被囚禁于此。孙中山被绑架到公使馆后,将求救内容写在手帕上,从窗口扔了出去。此块手帕被人保管了二十年,施肇基担任公使时,偶然机会得到了这块手帕,后来被珍藏在中山陵。此时的驻英公使经费紧张,施肇基向汇丰银行每月贷款一千二百镑,维持使馆运转,由北京政府归还本金利息。

中国早在1917年已加入协约国,对德奥宣战。1918年德奥战败,协约国议定,1919年1月18日在巴黎召开和平会议,中国作为战胜国,派出代表团与会,以陆征祥、顾维钧、王正廷、施肇基、魏宸组五人为全权代表。

最终列强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据顾维钧回忆,5月28 日中国代表团在会商时:“施肇基博士、王正廷和我,三人态度都很鲜明,赞成拒签。”此次会商后,施肇基陪同梁启超前往英国,未参加代表团的后面活动。6月28日,中国代表团拒签《巴黎和约》,山东问题也被拖延到华盛顿会议上去解决。

1920年11月,施肇基与顾维钧对调,担任驻美国公使。施肇基在英国任职六年,处理了诸多棘手问题,很得英国政界人士的欣赏。在送别宴会上,英国政界人士表达了依依不舍之情。1921年,各国召开华盛顿会议。10月6日,北京政府任命驻美公使施肇基、驻英公使顾维钧、王宠惠为中国出席华盛顿会议的代表,施肇基担任首席代表。

在华盛顿会议上,施肇基与日本进行了多轮谈判。在谈判桌上,施肇基全力争取无条件收回山东权益。虽然最终未达成无条件收回山东权益的目标,但能收回山东,在当日实属不易。华盛顿会议上,通过谈判,中国代表团基本上解决了山东问题及外国在华邮局问题,在当时的国际背景下,能于外交上取得如此突破,已是巨大成就。1922年9月,施肇基请假回国,在国内一年。1923年4月19日,施肇基由上海出发,再度前往美国。

服务震泽,以安桑土

创办施氏义庄,设立震泽中学

施肇基在外交上服务于中国,施家族人,则从各个领域服务于震泽。

施氏第七十九世施景熊,一直仰慕范仲淹创设义庄之举,只是生前限于财力,未能得以创办,临终时,遗命诸子创办义庄。施景熊有六子,发达之后,不敢忘却乃父创设义庄的遗命。只是往昔创办义庄,需要购置大量田亩,一般以一千亩为基础,此外还要兴建祠堂等众多建筑,所费颇巨。故而创办一所义庄,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成就。

为了义庄的创办,施家众人都出了大力。到了第八十世施则敬的手中,经过多年努力,花费了七万多银元,在震泽镇先后购田一千七百五十一亩二分八厘,作为义庄义田。此外,又建造了义庄房屋,花去一万银元。另外又购买坟地一处,作为族中义冢。义田每年的田租收入,除了用于义庄春秋祭祀的开销外,余款分别用作孤寡贫病族人的养赡及子弟教育。义庄除了族内各种事业之外,也帮助震泽地方。1916年8月,北洋政府内政部特意向大总统提出申请,以匾额等作为奖励。至于大总统颁给匾额,则题以“宗仁主义”四字。

施则敬一生不忘慈善,1917在上海创办孤儿院,当时的大总统题词赠“急公好义”牌匾,晚年又为北方五省灾害奔走募捐,并亲赴灾区放赈,被授予二等大绶宝光嘉禾章。在震泽本地,施则敬捐款修建石塘十二里,又与施肇曾联合,捐资在梅堰一带进行塘工,整治水利,造福地方,此后“水漱不淫,桑土以安”。

1924年6月30日,施则敬在上海病逝,为纪念其功绩,在故居震泽镇施祠旁建有六角亭,亭内立碑,彰其功德与才行。2009年11月26日,震泽举行施则敬(贞惠先生)碑亭重修落成揭碑仪式,依照施则敬画像与碑文拓片,修缮恢复原貌。

施肇曾从陇海路离职后,在沪上领导世界佛教居士林、觉园佛教敬业社十余年。依托慈善组织,施肇曾发动募捐,长年从事施医、施药、施衣、施粥、赈灾等慈善活动。震泽每逢大灾,施氏都积极出手,予以救助。1924年,施则敬去世前,遗嘱以一万元帮助赈灾,并嘱咐施肇曾代为操作。此后因江浙战争影响,震泽地方上民众困苦万分,施肇曾即将此款项中的部分拨出,由震泽红十字会收容灾民,进行战后重建。1925年,吴江县遭遇蝗虫灾害,秋收无着。为了赈济本乡灾民,10月时,施肇曾牵头,施氏族中捐出银洋两万元,从事赈济工作。

震泽的公立医院、公用事业等,一向都是由施氏出资捐助,在教育上,也多依赖于施氏的捐助。1923年,施肇曾与胞弟施肇基捐资创办震泽镇初级中学,施肇曾任董事长,肇基任名誉董事长。此年施肇基回乡探亲时,至吴江震泽丝小学校参观,捐助四千元,用于建筑校舍,增设中学部。抗战爆发后,震泽初级中学受到破坏,转迁到上海。施肇曾斥资在上海创办育英中学,安顿原先震泽初级中学的师生。育英中学占地一百五十余亩、建筑宏丽,设备完善,经费充足。

除了震泽本地的教育事业外,1921年,施肇曾与陆勤之等还捐资兴建了无锡国学专修馆,聘请前南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校长唐文治任馆长。

1925年,施肇曾捐资两万给光华大学,作为建筑经费。1945年10月24日,施肇曾在上海觉园去世,享年81岁。

为抗日而效力

参与《联合国宪章》制定工作

当南京国民政府击败了北洋各派军阀,于南京建立政权后,施肇基未受什么影响。1929年,他担任驻英全权公使三年。“九·一八”事变后,施肇基作为中国驻国联代表,控诉日本占据东北,破坏国际公法,侵犯中国主权。在抨击日本侵略时,与日方松冈洋右唇枪舌剑,激烈争辩,得到列国代表赞赏。

当国内马占山进行抵抗的同时,施肇基也在国际舞台上捍卫中国权益。《农民》杂志评论道:“我们有一个代表团,常驻国际联盟近旁。这个代表团的首领施肇基,九一八以来,施代表不知用了多少心血,费了多少口舌,在国际联盟替我们全民族争一口气。”施肇基的努力,使国联连续两次,通过日本应立即从中国东北撤军的决议。施肇基在国联博弈时,南京国民政府曾任命他为外交部长,被他婉拒。

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外交战略上摇摆不定,一度提出了“划锦州为中立区”的策略。当施肇基得到外交部的指示后,在国联上提出了此议案。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又突然改变策略,指示施肇基在国联会议上声明,绝不接受“锦州中立区”提案。在各种压力之下,施肇基最终辞去国联代表一职,又于1932年4月辞去驻英公使一职,改派美国,代理驻美公使。

1933年,施肇基正式担任驻美公使,至1937年5月卸任。6月初,施肇基回到上海。归国之后,施肇基前往蒋介石在牯岭(庐山)的官邸述职,儿子施思明也一同前去。此行施思明非常激动,不但因为能见到蒋介石,更是因为能够看到有名的宋美龄。蒋介石夫妻邀请施家父子共进午餐时,蒋介石说起自己在西安事变时,背部受了伤。作为当时中国最好的医生之一,施思明给他详细查看了X光片。

QQ截图20180328110530.jpg

1917年,施肇基与儿子合影

施肇基归国时,战争的乌云越发浓厚。1937年8月13日,施肇基与儿子施思明正在上海虹桥打高尔夫球,看到许多村民紧张地穿过球场。村民们对施氏父子描述,他们亲眼看到中国军队在虹桥机场击毙日军,此即“八·一三”事件。

全面抗战爆发之后,施肇基担任国际救济会宣传组主任,创办上海防痨协会及附设医院。10月6日,施肇基在上海国际电台用英文对美国发表演说,号召美国人民抵制日货,阻止侵略。在各种场合,他发表演说,为抗战而呐喊。施思明则从事医疗卫生工作,在一次探访难民营时,感染伤寒,差点死去。

1941年,施肇基前往美国,联合各种力量,抗击日本侵略。至抗战胜利后,1945年6月,施肇基作为中国代表团高等顾问,参与了《联合国宪章》的制定工作,此后他退出了外交舞台。

1945年之后,施肇基长期在美国居住,一度曾担任国际复兴开发银行顾问委员会委员。在海外的施肇基,不忘国内,筹募资金,购买先进医疗设备,赠送国内医院。1958年1月3日,施肇基于美国华盛顿去世,享年81岁。

施思明后来长期担任联合国医务总监,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创始人之一,在美国十所顶尖的大学,如哈佛、耶鲁、康奈尔等校,设有“施李奖学金”(李为其夫人李月卿)。1984年,施思明回国观光时,在上海四个学校设立了奖学金。1998年,施思明先生在美国匹兹堡去世,享年90岁。

参考资料:

1.《笠泽施氏支谱》

2.施少钦:《震泽告灾书》,《万国公报(上海)》,1883年第十五卷第748期

3.施肇曾:《洛潼包工问题汇志》,《铁路协会会报》,1919年第84期

4.《施省之先生小傳》,《海上名人传》,1930年5月

5.《施肇基抨击日对远东政策》,《时事旬报》,1934年第4期

6.心生:《施肇基的生平》,《国际与中国》,1937年第2期

7.《施肇基请美民众抵制日货》,《中央通信社稿》,1937年10月上

8.松年:《马占山和施肇基》,《农民》,1931年第7卷第8期 

9.山樵:《施肇基的使节生涯》,《风光》1946年第9期

10.施思明:《国际生涯回忆录:施思明自传》,2010年

11.施肇基:《施肇基早年回忆录》,中华书局2016年版

12.政协吴江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吴江文史资料第 5 辑》,1994年版 

13.政协吴江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吴江文史资料第 13 辑 吴江近现代人物录》,1994年版 

沈振亚(1977— ),媒体人,编辑、记者。

袁灿兴(1979— ),副教授,历史学博士。

上一篇:幸福就是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下一篇:吴江超24万人次观影度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