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 首页> 新闻中心
情深白首年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8/5/10 作者:马斗全 阅读次数:80

收藏

128015.jpg


    一位老诗人来信中谈到与朋友交往时说:“在不同类型朋友中,同学最靠得住,诗友最没名堂。”这虽是其个人感受,但应该说是一种真实的感受。由此使我想到了诗人交谊这个话题,脑子里即刻跳出白居易的诗句:“心如石不转”“情深白首年”。

    在古代诗人中,唐代白居易与元稹,即文学史上的“元白”,两人的友情,感天动地。白居易写给元稹的诗,有些诗句至今许多人能背得出,如:“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回梦见君。”“悠悠天地内,不死会相逢。”“生当复相逢,死当从此别。”这些发自心灵深处的诗句,是多么感人至深。元稹诗对白居易同样情深,曾多次寄钱寄物给白居易。收到白居易所寄治瘴病之药,诗云“唯有思君治不得”,可知已相思成病。这样的诗人之谊,堪为万世诗人之楷模。同样感人的是柳宗元与刘禹锡的交谊。唐宪宗元和年间的八司马被贬,柳宗元贬为柳州刺史,刘禹锡被贬至更为遥远且极荒凉的播州。柳宗元因刘禹锡有八旬老母在堂,铿然有语曰:“播非人所居,而梦亲在堂,万无母子俱往理。”毅然提出要与刘禹锡交换贬地,让刘禹锡去柳州,自己去播州。危难之中见真情,柳宗元之高义,至今令人感叹不已。“四海齐名白与刘”的白居易与刘禹锡,也是莫逆之交,两人交谊与深情,《刘白唱和集》一书有真实的反映,此不赘述。

    虽然说如今世道浇漓,人心不古,但仍不乏怀赤子之心、真诚待友者。如周济夫,性情中人,极喜与诗友相见,友善敦厚,处海口,游海南诗友多与联络。已热情接待过多少诗友,恐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不但在海口“不厌其烦”,而且每长途往三亚去看诗友,看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否,殊可感人。又如《当代诗词》主编古求能,赠一诗友之诗有句为:“心中私语凭谁说?除却夫人便是君!”是两人深谊和心心相印的真实写照。被称为“辽西三家”的徐长鸿、郑雪峰、王震宇,三人已亲如兄弟,更是广为诗人们所知。

    当代诗人交谊,最为感人的应是周明道与洪传经、王作民与曹长河之深谊。

    安徽洪传经,字敦六,年轻时留学法、英,为我国早期经济学博士。在兰州大学教书时,因言获罪,老境极其悲凉。往杭州倚其女,不幸女儿早逝,每来问诗的周明道便成了他生命的依托。周明道承担了照顾老诗人的任务,并且在经济上给予多方接济。洪传经怀周明道诗有句云“平生心迹最相亲,何意桑榆得此人”,乃心中切实之感。后来又有句云:“生前由我勤斋课,死后由渠表墓阡。”洪传经去世,后事便是由周明道料理的,他将死无葬身之地的老诗人的骨灰安葬在自家祖坟旁。周明道又冒风险保存了洪传经的诗稿,多年后待形势好转,替洪传经出版了《敦六诗存》。其人其事用“可歌可泣”一词,一点儿也不为过。

    天津王作民、曹长河为多年的诗友,六七年前曹长河患顽疾,至今尚未痊愈。王作民不但平时处处帮忙照顾,而且多次陪曹长河外出求医。有时的坎坷经历,狼狈与无奈,如实记录下来比虚构的小说还要感人。为了诗友的病,他六七年如一日,不但费心费力,还多次付出钱财。曹长河之弟远在加拿大,即使在天津,亲弟兄也不过如此。一些诗友关心曹长河病情,不欲打扰,就都问王作民。那次同王作民握别,我真想给他深深鞠一躬,为社友曹长河,更为当代诗坛有这样重情义的诗人。

    周明道同洪传经的交谊,王作民同曹长河的交谊,皆感人至深,并不亚于古之元白、刘柳、白刘,也堪称“情深白首年”。

    “情深白首年”,一是“情深”,一是“白首”,不但“情深”,还要经得起时间考验,一直深到“白首”,以至生命终了。友情坚如金石,生死不渝,正所谓“心如石不转”。

    令人痛惜的是,当代诗坛诗友反目的事总是时有所闻,有的为友已多年竟然说闹翻就闹翻了。究其原因,毋庸讳言,其中多数只不过是为了虚名或私利,根本不顾友情甚至不解诗人风义为何物。但愿古代元白、刘柳、白刘的深厚之谊,尤其是当代周明道洪传经、王作民曹长河的感人之谊,能于如今世道人心有所救治,使当代诗坛的风气逐渐得好转,使诗友间“没名堂”的事越来越少。



上一篇:幸福就是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下一篇:吴江高新区(盛泽镇)海归双创联谊会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