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广场舞大妈的“历史责任”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8/8/28 作者:熊秉元 阅读次数:2393

收藏

135669.jpg

    每到傍晚,各个公园、小区的广场都会聚集起一群人跳集体舞,这些人以中老年女性为主,所选的曲目也多为当下最洗脑的“神曲”。这就是所谓的广场舞,其在我国的兴起,引起了许多的关注。然而,你是否想过,这种现象和我国文化传统的变迁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

    随着经济的发展,都会区的形成和职场结构的蜕变,社会大众的生活形态,正在经历一场悄然无声的革命。在二十一世纪前叶,中华大地上各地蓬勃生猛的广场舞,可以说是最引人注意的新鲜事物之一。然而,虽然衍生的商机(服装道具、音乐设备、歌曲舞技等等)已经引发许多关注;广场舞的另一种深层意义,却似乎一直没有得到该有的重视。

    这个故事,最好由稍远的时空说起。众所周知,从遥远的汉武帝(公元前134年)开始,虽然间有起伏,但是儒家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殆无异议。儒家思想成为历朝历代的正朔,一脉相承,照耀古今。然而,儒家只是众多学派之一,为什么能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思想竞争里脱颖而出呢?这个问题,事实上隐含着两部分:一方面,法家道家墨家等其他学派,有哪些弱点,终被扬弃?另一方面,儒家又有哪些优点,能够先胜出而后定于一尊?

    首先,考虑法家。以(依)法治国,当然是个好主意。目前经济发展程度最高的社会,通常也是高度法治的社会。然而,对于古代的中华帝国而言,面积辽阔人口众多,不容易有足够能识法知法而用法的人。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是真正的依法治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对于各朝各代的封建统治者而言,这是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做不得。

    其次,考虑道家。崇尚自然,清静无为,当然是好事,也是诸多现代都市人的梦想。然而,对于广大的帝国而言,如果道家成为主流,大家都崇尚自然,谁来从事生产性活动,维持帝国的赋税由何而来?道家不会成为主流,合情合理。

    再次,是墨家。兼爱非攻,摩顶放踵,爱人如己。这种教诲,在小范围里,也许能够出现;范围一旦扩大,不容易操作,也无法持久。墨家不会成为主流,几乎是必然!

    剩下的,就是儒家。相对于法道墨,儒家至少有两个特色值得推崇。

    一方面,儒家的核心教诲(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长幼有序等等),符合一般人的生活经验;几千年来农业社会的生活形态,自然而然发展出以伦常为主的风俗习惯。儒家的学说,可以说是一般人生活经验的归纳和精炼。另一方面,儒家思想通常是道德性的原理原则,在运用和阐释上很有弹性。一旦作为治理和政事的依据,可以因地制宜,灵活运用。对于一个面积辽阔的帝国而言,官员们都是熟读四书五经,经过科举筛选而出的精英;他们可以巧妙灵活地让理论(四书五经)和现实结合。儒家会成为华人文化的主流,为历代奉为圭臬,其实并不是偶然。

    几千年的华人历史,和儒家的传统密不可分。然而,在二十一世纪初,儒家思想和道统,却似乎在华人社会里销声匿迹;无论在日常生活里或大众传媒上,很少看到儒家的身影。新儒家的著作(唐君毅、牟宗三等),似乎只有在香港或台北的旧书店里,偶尔能找到几本陈年旧作。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千百年来的思想主流,华人文化引以为傲的思想传统,却在现代社会里悄然无踪?

    对于这个大哉问,也许现代的社会科学能稍稍解惑。具体而言,由社会科学的角度着眼,儒家的核心思想(仁义礼智信,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是刻画了一套人际相处的游戏规则。透过这套游戏规则,大家行为有所依据,可以大幅降低人际互动的成本。这套规则的最主要特色,是隐含了人际之间的尊卑从属;五伦界定和所规范的君臣、父子、夫妇、兄弟和朋友,都有相对的高下主从。

    在传统农业社会里,这套游戏规则世世代代正常运作;然而,在现代工商业社会里,人际互动是在“彼此平等”的基础上、透过交换(交易)而互惠。都会区里的人际互动,不再是农村里的人情网络,而是在彼此不认识的基础上,共存共荣。也就是,传统的华人社会,是人情式交往(personal relations);而现代社会,是非人情式交往(im-personal relations)或契约性交往(contractual relations)。儒家的尊卑从属,适合农业社会;而在现代工商业社会里,却显得苍白无语!

    这幅历史帷幕,刚好衬托出当下广场上的大妈大叔们。他们彼此没有血缘或尊卑从属的关系,是纯粹基于共同的爱好而相聚的。在彼此平等的基础上,他们一起解决共同面对的问题:借场地、定时间、准备音乐、安排曲目、决定服装配备等等。他们所依恃的,不是传统儒家的伦常关系;而是由平等互惠中,慢慢琢磨出非人情式交往的游戏规则。

    这么看来,广场上的大妈大叔们在不知不觉中,承担了“维新”儒家文化的“历史责任”。


上一篇:幸福就是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下一篇:推进盛泽纺织业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