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 首页> 新闻中心 >我快乐
  • “永恒的女性,引领人类飞升。”这句话但丁第一次说出,歌德第二次说出,托玛斯·哈代第三次说出,今天容我老高第四次说出,说给我们平凡而伟大的女性。20世纪70年代初,我在中苏边界一个荒凉偏僻的边防站服役。五年中,我们那个边防站只来过一次女人,那就是兵团农十师演出队。记得,演出队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身材瘦瘦的,脸白白的,下巴尖......
  • 问问自己的孩子:你是否愿意我晒出你的照片,让其他人看到你的样子?社交媒体的流行,催生了一个新的人群:“晒娃家长”。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父母,生长在数字媒体的年代,习惯了在朋友圈晒美食、晒旅行、晒宠物、晒自拍。当他们拥有了自己的宝宝之后,也常常很自然地拿出手机一顿狂拍然后上传,等待朋友们点赞。有的父母不仅在朋友圈里刷屏,而且......
  • 静悄悄的教育存在变革我们提出的口号是“影响一个算一个,帮助一个算一个”。南方周末:上次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你谈到要从中学教育退出。现在也有人在体制外做各种教育实验,有跟社会结合很紧密的职业教育,还有从国外引进的各种教育理念。有些家长不愿让孩子进入12年的基础教育体系,想让孩子接受另一种教育,这能走通吗?钱理群:我提出......
  • 世事洞明,人情练达,这是一句熟语,但其实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拿来自况的。凡庸如我辈只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接触到生活的某个小侧面,或许毕其一生都没有太多的机会去接触更全面、更深刻的生活面向。我想詹宏志是少数有资格谈论阅历的人。他是华语文化圈少见的千手神通:侯孝贤《悲情城市》和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策划监制,台湾城邦......
  • 我为什么不自己做百货商场?媒体的商业本质正在被侵蚀掉。媒体的核心是经营用户。内容,是获取用户并把他们钉在你平台上的一种方式。媒体原本的用户变现方式,最主要靠广告。你免费看我的内容,我给你看广告,这就造成了什么呢?媒体内容越做越多。只有多的内容,才能有多的广告。报纸为什么从原来的四版,最后卖到一百多版呢?一百多版的内容,......
  • 读张思之先生一九四九年以前的成长口述,我这个民国的女儿基本上觉得他就是我同学,早几年毕业而已。他的小学科目内容,和我所受教的一模一样。“国文、算数、常识之外,还有音乐、体育、美术。公民课肯定也有。”他的老师带他上劳作课,会“就地取材,因地制宜,刻竹子最多”;我的劳作课老师教我们从丛林里砍下藤条手编菜篮。他的童子军老师会......
  • 有一种精神的力量穿越时空,在岁月的打磨中愈发震撼人心。  自9月23日开幕以来,参观“英雄史诗 不朽丰碑——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览”的观众已经突破10万人次。仰望《血战湘江》的巨幅油画,倾听《最后一次党费》雕塑背后的故事,凝视方志敏在狱中撰写的《可爱的中国》手稿,人们或驻足低徊,或鞠躬默哀,或洒下热泪......
  • 18日下午,在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安徽旅游推介会上,安徽16个地市市长或副市长登台演说,用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推荐各地旅游。看看他们都说了啥?以下文字,根据现场发言整理(节选版):  合肥市长凌云:  合肥坐拥三河古镇、万达文旅城、包公祠、李鸿章故居,乃大湖名城,创新高地,大湖之光,照亮城市梦想,合肥欢迎你!  宣城市市长张冬云:......
  • 如果是作文比赛,郭德纲的得分比曹云金要高。如果是表情包比赛,郭德纲与曹云金一样,分值不高。先说“表情包”。文字的背后有一张脸。台词的背后有潜台词。台词如果漂亮,潜台词不漂亮,差评就不可免了。曹前徒弟的长文有致命伤。满腹委屈,无一处感念。如果没有早年的情分,何以有很长的合作呢?郭前师父的游刃有余的长文有破绽,号称不诉薄凉......
  • 编者按:2016年6月26日上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中央编译局原副局长俞可平教授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发表了题为《政府创新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演讲。本版文字根据俞可平教授演讲及答问整理,经俞教授审定,有部分删改。现在国家要放权,社会中就得有合格的组织接这个权,不能出现管理真空。然而,现在合格的、高素质的社会组......